页面载入中...

  政党补助款:得票率达门槛的政党,“立委”4年任期内每年每票皆可获得50元的补助款。近几届选举具体补助金额如下:

  2020年再调整门槛,政党票达3%即可获得补助款。

  就激进派来看,桑德斯、沃伦这两位主要参选人除了也要面临“年龄问题”之外,两人在政策主张上的局限性更为突出。作为美国主流政治的边缘人,桑德斯长期主张的“民主社会主义”理念在整个美国社会之中被认为较为偏激,特别是其所宣扬的调整最低工资、免除学生贷款等政策被指为不切实际、难以落实。而与桑德斯在政治理念上具有相似之处的沃伦,自参选以来数次宣扬将把华尔街、硅谷作为未来经济政策的主要针对对象,并于2019年11月公布其个人版本的全民医保计划。沃伦的上述表态,无一不受到部分媒体以及美国政、商两界的公开质疑。

  总而言之,作为拜登之外最具竞争力的两位参选人,桑德斯与沃伦既有区别与其他参选者的鲜明特质,也背负着选举理念等方面的多重“负担”,即使二人能够在民主党初选中笑到最后,其在总统大选中的前景都不容乐观。

  随着民主党初选的进行,皮特·布蒂格、安德鲁·杨(编注:即杨安泽)等新生代参选人逐渐崭露头角,特别是2019年10月以来,布蒂格在最早举行民主党初选投票的爱荷华州的民调中升至首位。尽管依照目前状况而言,布蒂格与杨等人赢得民主党总统提名的难度较大,然而并不排除布蒂格等非主要参选人在初选中后期扮演重要角色的可能。

  如上所述,2019年中拉开帷幕的2020年总统选举,不出预料地成为2019年美国政治舞台上最受瞩目的议程之一。然而截至2019年11月,民主党方面的选情相对胶着,走势并不明朗。2019年11月下旬,前纽约市长、美国亿万富翁迈克·布隆伯格正式宣布参加民主党初选,投身2020年总统选举。布隆伯格稍显“迟到”的参选,一方面从侧面反映出民主党初选迄今的乏力表现,另一方面也为民主党初选,甚至是2020年总统选举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

admin
非遗中国:甲搓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