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我和女儿晓雯全文阅读】俄总理人选米舒斯金:经济学博士 曾誓言打击腐败

我和女儿晓雯全文阅读

  为此普京不惜搭上自己的威望,也要力挺老伙计,甚至导致自己的支持率也大幅度下跌。当这些浪潮被用尽各种方法打压下去,日渐平息的时候,却突然来了一个“惊喜”。

  这里有必要对俄罗斯的政治生态有个简单介绍,以便理解。有个说法被称为“奥林匹斯山诸神模式”,也有另外一个称呼是“克里姆林宫塔林模式”。对中国人来说,可能更好理解的说法是“山头主义”。各个不同的政治派系依据理念和集团成员构成的不同,分别占据整个政治生态圈里面的不同位置。这种生态造成的结果就是,整个政府内部,都是来自不同山头的代表组成,互相之间沟通很差,虽然不至于到达二战期间日本海陆军之间势同水火的关系,但也是恨不得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为了避免更大的矛盾,每个山头负责一个领域,其他的不要随便插手。

  二人关系本不像想象中的那样融洽

  梅德韦杰夫代表的也是一个重要的派系,自由主义派。很多人听了可能一愣,觉得俄罗斯政坛上还有自由主义的生存空间吗?答案是有的,不但有而且还很大。不过梅德韦杰夫代表的自由市场派,他们这批人主要是负责经济领域的,政治与宣传领域他们插不上手,同样主管政治和宣传的也对经济领域插不上手。

我和女儿晓雯全文阅读

  研究人员说,这些星尘的历史可追溯至大约70亿年前,比太阳系的历史还要悠久。此前,科学家们在默奇森陨石中发现了一颗约有55亿年历史的星尘,是迄今为止地球上已知的最古老的固体物质。

  研究者称,星尘就是太阳系生成前的时间胶囊。星尘的年代分布为人们了解银河系中恒星的形成速度提供了线索。由于众多星尘的年代集中在特定时间区间,暗示恒星呈现爆炸性诞生,而非以恒定速度诞生。

  赫克说“我觉得这非常令人兴奋。尽管我已经在默奇森陨石和太阳系前的尘埃颗粒上工作了将近20年,但我仍然对我们能用一块石头研究银河系的历史感到着迷。

admin
【我和女儿晓雯全文阅读】俄总理人选米舒斯金:经济学博士 曾誓言打击腐败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